江苏凯归律师事务所 高律师咨询热线:131 9649 3760
扬州律师全部文章列表
新闻详情

律师被拆迁公司打手非法拘禁

浏览数:576 

   2015年10月28日中午一点,受一名朋友的委托,律师去帮忙谈拆迁。他路上还接了朋友的两位朋友,心想人多力量大。一行四人三点钟到了杭集镇三笑花园向西再向北的拆迁指挥部,后来一位张姓负责人说该公司叫天润公司(不知真假)。
     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:这是他们被非法拘禁的开始。上了拆迁指挥部的二楼,律师向拆迁指挥部的张姓负责人介绍了自己的身份,姓张的没说几句话就走了。另外闯进来三个人,一个平头肥脸,一个长发老脸,一个是包子脸。平头肥脸进来后跑到律师面前说,你坐下。律师心想,干嘛让我坐下啊?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肥脸已经伸出一条腿去绊他,一只手去推他。律师一晃,凳子响了,马上又跑进来两个人。一个瘦个子,一个瘦脸,抓住他的衣领推他。律师见此状况,只好坐下。 这是平头肥脸的第一个下马威,让他心绪难以平静。
      在一个法治社会里,杭集镇政府将拆迁工作委托给一个黑社会组织搞。将法治的尊严踩在脚下,又哪来的法治社会?哪来的法治政府? 到了后来,随着姓张人的口令,肥脸采取了更严厉的看管措施,不让律师打电话、接电话,更不让发短信。有次律师刚想接电话,被肥脸一把抢过摔在桌子上。委托人也是一样,不能打、接电话,上个厕所都有人跟着。律师体会到了被限制人身自由的滋味,不能跟外界联系,无法求救。
     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电话闪,晚上还約了朋友吃饭。那聚餐谈笑的画面婉若天堂,眼前的场景犹如地狱。
     呆呆地坐着,他只能听到那群流氓肆意地漫骂声,呆B、吊人之类的话不绝于耳。也不能还口,怕招来更大的报复。谈正事没人会谈,有的只是威胁、拘禁、漫骂,动手。只是威胁你按照他们的条件鉴订协议,二百二十七平方肥脸呆B说十一万马上鉴。律师面对无知的人有种莫名的伤感,一个讲文,一个动粗,正是应了那句话,秀才遇到兵,有礼说不清。
     天渐渐黑了下来,趁他们吃饭才接了个电话告诉朋友吃,他去不了。他开始期待有人报警求助,律师朋友的夫人报警了。来了四个人,为首的瘦高个,显然与肥脸很熟,肥脸说我们在谈事情,有笔有纸的。瘦高个警察说:你们才谈了三小时,接着谈吧!然后就走了,律师恍若看到了希望,跟着警察往外走,可被肥脸给拦住了。瘦高个警察自顾自地走了,留下他与朋友接着被拘禁。
     肥脸显得很高兴,警察不管。限制律师人身自由的事不管,强迫交易的事警察不管,那个警察的离去让他很失望,同时也助长了黑社会的习气。他们失去了人身自由,不但要承担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的精神压力,还要承受不能自由活动的身体压力,困难可想而知。
     到了晚上七点钟,肥脸又发彪了,不准碰电话。把那张长满横肉的肥脸伸到他面前说:你可以好好看看我,记住我。他瞅了一下,那是一张多么丑恶的脸呀!不,比脸更丑恶的是他的灵魂。他恨不得用拳头狠狠砸向那张脸,哎!又脏了自己的手,跟疯狗计较又会被疯狗咬。
那时,他特别渴望家庭的温暖,哎,他又是为了家庭为了朋友。要不怎么也不会跟疯狗在一起的。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全是美好,还有丑陋,比如那一张张脸,还有邪恶,又如那一个个没有灵魂的脑壳,如法西斯一般残暴的灵魂。
     肥脸让他算一下补偿费用,他拿出文件、纸笔,开始写要求,摘抄了《扬州市集体土地房屋拆迁管理办法》条文,补偿的计算公式。肥脸显然不耐烦了,说写这么多干嘛?他说你不是要条文吗?写文件时他才有一点轻松的感觉,之间黄皮女也前来观看。他有一丝快意,对那丑陋无知灵魂的嘲弄。就在刚才,他在纸上随意写了一句英文,将那肥脸弄得紧张起来。他嘲弄肥脸的无知。 过了半小时,他写好交给肥脸,肥脸前面的看也不看,看后面的数字。一个一个地数着,个、十、百、千、万、十万、百万。然后骂了句呆B又出去交给黄皮女了,回来后却突然跪到律师面前,说哥你帮帮我吧!他一下子晕了,肥脸又骂了句之后说:到晚上十点让你吃屎,一定让你签十一万的。
     他心里越来越恐慌,这帮人说不准干出什么来。他开始后悔今天准备不足。应该跟老婆、朋友讲好如果不打、不接电话就报警说被非法拘禁,过一会就报警也能多点机会。仓促间出来面对的又是这样一群人。不是谈判桌,而是屠宰场,胁迫别人签订不平等条约。八点左右,肥脸突然让打电话了,给家人说谈事情,同时在一旁监听着,刚说几句就抢电话。给家人报完平安稍微安稳了些。可依然要想着如何脱身。
     八点半左右,黄皮女与长发女突然进来了,肥脸与包子脸出去了。黄皮女、长发女摆出一幅谈判的样子,有些让人莫名其妙,也有些温暖。过了一下,又有三名警察来了,原来那女的是来做样子的。这次的警察他们显然不熟悉,警察姓吴,很有正义感,上来问律师跟他朋友想不想谈?朋友说不想谈,那就跟我们走,吴警官说。我们顺势站到警察身边,黑帽子出现了,推搡朋友不让走,被吴警官大声呵斥住了。黑帽子还不松手,吴警官欲上前动手,被姓张的拦下,黑帽子只好放手。这才跟着出来,上了车,两个人又想跟着上车,又被吴警官呵斥下来。
     他腿有些发软,向前开。突然黑色浙江牌车跟了上来,拦住去路。幸亏吴警官又一次来帮他们脱困,再三请求他送我们。在东站附近,确认只有一辆车后,吴警官拦住小车,他们才到茶楼。但没过多久,他们一帮人全赶了过来。黑帽子、姓张的、肥脸、黄皮女、长发女、瘦小个、瘦黑子……约八、九个人。无奈又报了警,跟警车到了五里庙派出所。天润拆迁公司又四辆车、十几个人跟到派出所,在门口守着,依然无法自由。现在他们依然在派出所被困里,夜里又冷又饿,还只能坐在长凳子上,不但吃苦还受着从未有过的气。
    天渐渐地亮了,二人都一夜未眠,他们在黑暗中挣扎,渴望见到黎明的曙光。起因在于与民争利,为了与民争利不惜花巨大的成本去豢养一批打手。什么是法治?什么是依法治国?在利益的面前都变得无足轻重。宁肯把钱花在社会闲散人员的身上,也不愿花在微弱而可怜的拆迁户手上。利用百姓的害怕与不懂,用尽坑蒙拐骗之弄事,用尽威胁恐吓之本领。并非没有法律能治他们,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明确规定限制人身自由的可以处罚,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明确规定追逐、拦截他人的可以治安处罚。而一些机关又为什么不作为?因为他们没有法治的意识,只要每一个公民都起来宣传这种思想,正义定能战胜邪恶。   所谓的土政策能超过扬州市政府的文件吗?能超过继承法吗?那些所谓的拆迁人员全是社会闲散人员,有拆迁资格证吗?竟然还有人说“人死了,房产证跟着无效了”,房管局、拆迁办又是否尽到了监管职责?他们拿不出国土局的征地批文,也没有拆迁补偿安置方案的通知,就凭着一帮闲散人员恐吓、胁迫、欺骗之能事,执行着一家之言。这是人治还是法治?恐怕一些人还没有搞清楚。民众通过这些事情上知道了,拆迁办不管,部分警察不管,政府不理,他们是为了政府的利益与某些个别人的私利。老百姓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,在这个方面,依法行政仅仅成了一个口号。我们讲没有绝对的公平,只有相对的公平,可他们连相对的公平也做不到。拆迁不仅仅是政策,更是对法律的遵守。那些社会闲散人员动不动就拿政府来压百姓,岂不是也坏了政府的声誉。
      五里庙派出所的警察都不错,帮他们买吃的,保护了他们安全,也感谢那些好警察,好人会有好报。 对律师的非法拘禁折射的问题是我们离法治国家还很远,要走的路还很长。 有些层次依然是野蛮的社会,我们离文明社会也还很远。好在总有一部分正义之士会挺身而起,为法治的进步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。

书与五里庙派出所
2015.10.29零辰4点